屋崙華埠歷史沿革

朱華強 (William Wong) 作         許翔健譯

chinatown 1800

早期在 Castro 街腳的華埠,十九世紀中至末期。(Courtesy of the Oakland Cultural Heritage Survey, City of Oakland.)

華人聚居屋崙始於1850年間。1848年在沙加緬度二埠附近發現金礦後,大批華人涌入加州,他們大多來自中國東南沿岸的珠江三角州地區。由于遭到種族歧視和暴力對待,很多華人淘金者被迫撤退到北加州的大城市例如三藩市大埠和屋崙謀生。

最早期的屋崙華人聚居地,是一街和卡斯吐魯街交界,電報街夾16和17街,和聖巴布羅大街夾19 和20 街。他們經常受外界威脅,其中一個離奇地發生大火變成廢堆,其餘兩個則遭社區勢力人士迫遷。1870年間,華人開始在八街夾委士打街聚居,即現在的華埠中心。

三藩市雖然有較多華人聚居,但作為定居地,屋崙的條件也委實不錯,其就業機會多,土地肥沃,天氣溫和,離三藩市也不遠。那時,屋崙華人多從事薪水低微的行業。他們參建他馬斯高水壩及沙博湖水壩;在罐頭廠,綿織廠,及炸藥廠工作。他們當廚師,園工,家僕,和洗衣工人。他們卷製雪茄,協助推廣捕魚蝦行業,在當時興旺的鐵路建築工程當勞工。他們種植蔬菜生果,然後用擔挑(後來改用貨車)沿著東灣各城市兜售。

屋崙華人往往遭惡意對待。地方政府頒佈不同形式的針對華人的法律。在1870年代初期,由于經濟趨弱,整個加州,包括屋崙在內,掀起激烈的排華風潮,越演越烈,最後蔓延到美京華盛頓。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排華法案,嚴禁華工入境,屋崙及其他地區的華人人口,急劇下降。

1906年發生的三藩市大地震,給屋崙華埠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益。數以千計到屋崙避難的華人決定留下來,雖然有當地白人向市政府施壓要限制華人只可在八街夾委士打街附近居住,仍阻擋不了華埠的擴張。

華埠雖不斷擴張,它在社會上卻日益孤立。但華人建設了一個多面化,多層次的社區。不論男女,他們組織自己的球隊,華生社區服務社的前身,便是一支在20年代成立的棒球隊。華人社團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有宗親會,同鄉會,商會,堂口,民權團體等。有些堂口搞白鴿票等非法活動。愛國團體也不少,如國民黨和同源會。同源會致力於維護華人權益及協助華人融入主流社會,其在屋崙八街夾哈利臣街的分部是全美第三個成立的支部。

屋崙華人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仍與主流社會相當脫節,但當其家庭逐漸在華埠扎根,他們開始美國化,而林肯小學成為了解美國文化的主要渠道。在華埠成長的兒童,通常在課餘都學習中文。華埠的基督教教會 – 長老會,衛理公會,聖公會,浸信會 – 一直保持相當大的影響力。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大大加速了華埠融入屋崙和華人擠身中產階級的步伐。美國國會於1943年廢除了排華法案,附近軍艦船廠急聘大批員工,華人亦身受其益,令華埠的經濟也繁榮起來。在1940年代,屋崙華人人口增加了百分之37.5,達5500人。有些華人從軍參戰,其他的則籌款支援中國抵抗日本侵略。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華埠周邊居住的日裔不多,他們的日子並不好過,因要被送到西部偏遠的集中營。菲律賓裔則在1930及1940年代在華埠謀生。

chinatown 1900

這明信片寫著“加州屋崙華人區典型街景” 大概是十九世紀末期。(Courtesy of Ed Clausen.)

戰後,年輕一代的土生華人開始在屋崙以前禁止亞裔踏足的地區工作和置業,但二次大戰給華埠帶來的繁榮,卻如曇花一現。船廠結業,加上年輕一代的流失,令華埠陷於困境。幾宗龐大的公建計劃,例如尼米茲高速公路,灣區捷運,雷霓大學,屋崙博物館等,蠶食了不少華埠的居住單位。

華埠的不景氣一直伸延到1960年代。美國國會通過移民修正案,大大提高亞洲國家移民限額後,屋崙華埠在1970年間開始復甦。隨著越戰的結束,數千東南亞難民相繼涌入華埠,其中不乏華裔,這更加快華埠的復興。

屋崙華埠到處呈現新的景象,以前關門閉戶的灰暗店鋪,被煥然一新的餐館和商店取代,加油站搖身一變成多用途商業大樓,眾多銀行紛紛開設分行,一片繁華景象,樓價飆升。矗立于九街夾富蘭克林街的富興中心,是在市政府重建計劃推動下用香港資金建成的, 其他規模較小的建設也涉及外資。

1965年後,大批移民和難民從亞洲不同國家涌入,導致傳統華埠的急劇擴張和族裔多元化。一個新的亞裔社區,也因此在美麗湖東邊建立起來。

屋崙亞裔社區的消長,一直受移民政策,地沿政治,及全球化趨勢影響,以後也會受這些因素影響。如今,經過幾代繁衍,華人及其他亞裔人口已高達八萬,分佈屋崙每一角落,可以說是已落地生根了。



Excerpted from Images of America: Oakland's Chinatown (Arcadia Publishing Co., 2001) by William Wong
版權所有  請勿翻載